<strike id="bzbxl"></strike>
<strike id="bzbxl"></strike>
<mark id="bzbxl"></mark>

<p id="bzbxl"></p>

<em id="bzbxl"><b id="bzbxl"><cite id="bzbxl"></cite></b></em>

      中國青年網

      新聞

      首頁 >> 國際 >> 正文

      聽國際人士談中國全過程人民民主,馬丁·雅克:“中國民主比西方民主更具有協商性”

      發稿時間:2022-03-15 12:05:00 來源: 環球時報

        【環球時報記者 于金翠 王雯雯 單劼 林小藝】編者的話:從中國兩會讀懂全過程人民民主,成為國際社會關注中國發展的重要話題之一。在剛剛結束的兩會期間,《環球時報》記者采訪了多國學者、企業家、媒體人,在他們看來,全過程人民民主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政治發展道路,符合中國的國情。這些國際人士在對比中國式民主與西方式民主的不同之處后,還對美國等西方國家民主制度存在的虛偽本質進行了深刻揭批。

        “中國民主比西方民主更具有協商性”

        美國去年年底舉行所謂“民主峰會”時,俄羅斯學者、伊茲博爾斯克俱樂部“俄羅斯夢和中國夢”分析中心主任尤里·塔夫羅夫斯基曾撰寫文章說,中國的民主就和漢字一樣不同尋常。他寫道:中國人稱他們的政治制度為“全過程人民民主”,它牢牢建立在地方傳統和現實基礎之上。在中國的政治版圖上,它看起來就像一座美麗的寶塔那樣和諧,西方想用一座搖搖欲墜、破敗不堪的“民主大樓”來挑戰中國式民主是不明智的,甚至可能是危險的。

        兩會期間,塔夫羅夫斯基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中國在全過程人民民主的道路上已邁出重要一步,中國共產黨近年來的決策將確保中國在2049年之前成為一個強大的、現代化的社會主義國家。全過程人民民主實質上就是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

        意大利國際世界集團總裁、社會活動家和經濟學家、法蘭西學會學術院院士姜·!ね呗謇镌诮邮堋董h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說,中國民主深深植根于中國大地,因此具有自身的生命力。具體而言,中國民主具有以下特點:一是廣泛性和真實性。中國民主與中國人民選擇的社會主義道路相聯系,而不是別人強加的。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使百年來廣大人民群眾擺脫了帝國主義的壓迫和奴役,擺脫了所謂“自由世界”的剝削者。二是參與性。中國民主制度和民主實踐的立足點與目標是引導和確保最廣大人民群眾參與國家各級經濟、文化和社會事務的管理。民主不僅表現在人民選擇自己的代表,更重要的是,它賦予了人民直接參與管理國家和社會事務的權利。三是漸進式目標。歷史和事實都告訴我們,每一個民主都是建立在一定的社會、經濟和文化基礎之上的,都必須經過一個逐步發展和完善的過程。

        英國劍橋大學高級研究員、中國問題專家馬丁·雅克直言,西式民主存在“選舉獨裁”,一切都是圍繞選舉和在選舉中獲得回報。他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選舉民主不會使人民和政府建立密切的關系,因為它只有在進行選舉時才要求人民參與。而中國式民主的做法非常不同,協商在中國式民主中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

        馬丁·雅克說,西方常用“橡皮圖章”這一說法來描述中國的全國人大,這實際上是對其先進意義進行非常拙劣的曲解。他的理解是,因為全國人大代表不僅來自各行各業,還是各領域的專家,由知識淵博的各界代表組成,這些人長期參與國家民生政策的建議和起草工作。因此,中國民主的運作方式是協商民主,一群擁有專業知識體系的人在與政府的溝通中不斷互動,而不是一群“對什么事情都不太了解的政客”。這點非常重要,因為這表明,當中國出臺任何法律、改革舉措或者政策的時候,他們已經過深思熟慮,不是因為公眾輿論的某種變化而突然決定的,而是基于非常嚴肅的研究和討論。他認為,這種方式更加謹慎,比西方民主更具有協商性。

        為全球民主發展道路提供“中國經驗”

        美國獨立記者、《社會主義中國之友》聯合編輯、“拒絕冷戰”全球倡議的發起人之一丹尼·海防認為,兩會讓全世界看到中國全過程人民民主的勃勃生機。他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中國是目前唯一能制定符合人民利益、使人民過上美好生活的發展計劃的世界大國。通過民主協商和參與,中國的兩會機制能為實現具體發展目標指明道路。

        丹尼·海防認為,全過程人民民主是符合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治理體系,包括將中國特殊國情考慮在內的協商和基層動員制度。如村一級實行直選,相應的上級代表由下層治理系統根據為人民服務的表現選舉產生。

        瓦洛里同樣強調說,今天的中國充滿活力,躋身世界強國行列,這說明中國的民主制度是好的,是有活力的。他同時表示:“顯然,不可否認,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仍處于發展階段,還存在許多不完善和不足之處。這些都需要在今后的實踐中不斷探索,逐步克服和完善。西方一些國家希望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行西方民主制度的想法是絕對荒謬的,也是出于惡意的!

        美國中美研究中心(ICAS)高級研究員索拉布·古普塔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在西方,對中國民主制度的刻板印象根深蒂固,沒有人試圖解釋中國治理體系的復雜性,這樣做一定程度上是為了加劇中國和西方政治制度之間的分歧,并且強化一點——即只有看起來像西方的政治制度才是能夠成功的政治制度。古普塔說,美國實行的民主因為政治話語中缺乏公民性已在一定程度上給自己帶來恥辱。

        塔夫羅夫斯基認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成功發展,被美國視為是對以“民主”“人權”等概念為基礎的“美國特色資本主義”的致命威脅。他們根本不理解“中國特色”一詞的含義。他還表示,在美國和其他一些國家復制中國模式是不可能的,因為這些國家有不同的文明、歷史,而中國很清楚這一點,因此強調中國全過程人民民主為各國走符合自己國情的民主發展道路提供了“中國經驗”。

        丹尼·海防說,中國全過程人民民主在幾個方面與西式民主不同。其中最大的不同是,全過程人民民主是為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所確定的目標和規劃而構建的,而西式民主是為壟斷資本主義的利益而構建的。他告訴《環球時報》記者,衡量民主制度成功與否的一個主要標準是代表和治理結構能在多大程度上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渴望。丹尼·海防認為,西式民主則把選舉本身視為最高成就,這一制度是否服務于廣大人民群眾的需求這一問題通常被忽視,完全為用來掩蓋這樣一個事實——即強大的西方利益集團在投票之前就已設定了政策議程。

        說“中國不民主”就是一些西方政客的陳詞濫調

        多次接受《環球時報》記者專訪的瓦洛里表示,西方對中國共產黨的民主性存在誤解,這也成為西方一些勢力和一些政客抹黑中國的陳詞濫調。他認為,中國共產黨內部一直用辯證的方法制定政策路線,體現出黨內“參與式民主”。

        丹尼·海防還對比說:“中國全國人大代表來自各行各業,而美國立法者通常首先由富有的精英選出,其次才是由人民通過選舉產生。美國國會的大多數議員都是百萬富翁,他們通過滿足壟斷公司和私人金融機構的利益來積累財富。例如,眾議院議長南!づ迓逦髟30多年的國會職業生涯中獲得1億美元的凈資產。美國議員及其工作人員經常從政府職位轉移到捐贈者和說客們的公司董事會。民主黨參議員喬·曼欽的幾名前助手目前為能源游說團體工作,這些游說團體在阻止增加基礎設施和可再生能源開發投資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 丹尼·海防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現在美國和一些西方國家習慣于從“民主”和“專制”的棱鏡來看世界,表明了一種新的冷戰思維。美國人和西方公民被教導將自己的問題歸咎于外國“對手”。當西方所謂的“民主國家”追求狹隘的自身利益、分裂世界,而不是合作共贏時,戰爭、氣候變化和貧困等對人類的重大威脅變得越來越難以應對。這就是西方式“民主”的真正特征:沒完沒了的軍國主義和有利于一小撮富人的國內政策。

      責任編輯:任潔
       
      在车上教官把她弄得死去活来

      <strike id="bzbxl"></strike>
      <strike id="bzbxl"></strike>
      <mark id="bzbxl"></mark>

      <p id="bzbxl"></p>

      <em id="bzbxl"><b id="bzbxl"><cite id="bzbxl"></cite></b></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