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bzbxl"></strike>
<strike id="bzbxl"></strike>
<mark id="bzbxl"></mark>

<p id="bzbxl"></p>

<em id="bzbxl"><b id="bzbxl"><cite id="bzbxl"></cite></b></em>

      首頁|新聞|圖片|評論|共青團|溫暖的BaoBao|青年之聲|青春勵志|青年電視|中青校園|中青看點|教育|文化|軍事|體育|財經|娛樂|第一書記網|地方|游戲|汽車|
      首頁>>新聞 > 即時新聞 >>  正文

      俞秀松:做一個有利于國、有利于民的東南西北的人

      發稿時間:2022-05-10 06:21:00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孟佩佩 中國青年網

        一個世紀的歲月里,作為中國共產黨的助手和后備軍,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始終不忘初心跟黨走。當年的一群“90后”奔赴心中理想,改變中國面貌,呼喚國人覺醒。

        中國共青團創始人之一俞秀松在實踐中接受了馬克思主義,堅定了革命的信念,他的人生選擇是“要做一個有利于國、有利于民的東南西北的人”,這個精神路標激勵后來者救國救民,接續奮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近日專訪俞秀松繼子、上海市中共黨史學會名譽副會長俞敏。

        “從此不想做個學問家,情愿做個‘舉世唾罵’的革命家”

        100多年前的中國,社會黑暗、三座大山沉重地壓在舊中國人民的頭上。俞秀松的父親是一個清末秀才,思想開明,提倡新學。在這樣的家庭教育下,俞秀松自小就喜歡看英雄主義小說,也為他的崇高人生理想埋下了伏筆。

        “俞秀松在讀小學時就喜歡挑頭兒,面對村里的一些不法奸商,他能夠帶著小伙伴進行斗爭!庇崦粲昧20多年搜集、整理父親生平資料,在他看來,俞秀松從小就崇拜英雄,正義感滿滿。

        17歲那年,俞秀松考入浙江省立第一師范學院。彼時的中國,正處于思想饑荒的年代,為了拯救災難深重的祖國,人們以無比的熱情向西方尋找著救國救民的真理。這時,馬克思主義已經開始在中國傳播,《新青年》的誕生,也使新文化運動向縱深發展,成為一群熱血青年的信仰之燈,照耀他們救亡圖存之路。

        從浙江諸暨農村來到杭州,俞秀松如饑似渴地汲取著新知識、新思想,不斷刷新認知。俞敏說:“《新青年》對中國青年的啟蒙起了很大作用,俞秀松在浙江一師讀書時,學校訂了大概400多份《新青年》等進步刊物!

        1919年,北京學生掀起“五四愛國運動”的消息傳到杭州,俞秀松等一批進步青年的愛國熱情被徹底點燃。作為杭州學生運動的先鋒,他走上街頭,高呼“外爭國權,內懲國賊”。青年學生們也開始思考和探討:究竟怎樣才能救中國?

        為了宣傳新文化、新思想,俞秀松和同學夏衍等創辦了《浙江新潮》。作為主編,俞秀松在《發刊詞》中提出了改造舊社會,實現理想中的“自由”“互助”“勞動”新社會的戰斗目標。

        “父親等一群剛從封建思想禁錮中解放出來的青年,認為要先把舊的家庭制度推翻,然后才能建立新社會!痹谟崦艨磥,這樣的思想與當代的“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初心一脈相承。

        當時的《浙江新潮》有多火?俞敏介紹,它不僅被稱為“杭州學生界破天荒的出版物”,還成了陳獨秀與俞秀松相識的“紐帶”,毛澤東甚至是《浙江新潮》在湖南地區的發行人。不久后,《浙江新潮》刊發的一些激進言論戳痛了北洋軍閥,引發軒然大波,最終遭到查禁,俞秀松等人也被迫離開學校。

        那時,俞秀松的一位老鄉勸他回到家鄉,但他收到信后卻很生氣,回信稱,“我不是浙江人,也不是什么諸暨人,我走到哪兒就是哪里的人”。與此同時,俞秀松正在反抗家庭包辦婚姻。1919年底,他最后一次回到家鄉,然后就再也沒有回去過。

        俞秀松離開杭州奔赴北京,在陳獨秀的介紹下,加入北京工讀互助團,和進步青年一起立志終身做工、終身讀書、改造社會、建設“新生活”,尋求“社會主義”。然而,理想很美好,現實卻很殘酷:因遭遇“經濟危機”,北京工讀互助團的實驗最終以失敗告終。

        在俞敏看來,正是這段時期的經歷,讓父親的世界觀發生了改變,“他在那時候就已經樹立志向,要救中國最廣大的勞苦大眾于水深火熱之中,從此不想做個學問家,情愿做個‘舉世唾罵’的革命家”。

        當代青年要投身時代發展的潮流中

        從俞秀松留下的書信中,俞敏發現,“他多次提到,‘我的志愿是做一個有利于國、有利于民的東西南北的人’。受過良好教育,又目睹了當時社會的現狀,他也真的做了一個東南西北的人。和很多先輩一樣,為解放中國,為老百姓的幸福,俞秀松奉獻了自己的一生”。

        北京工讀互助團任務失敗后,經李大釗介紹,俞秀松來到上海,參加了進步刊物《星期評論》社的工作。隨后,陳獨秀也把《新青年》雜志搬到了上海,并成立了馬克思主義研究會。俞秀松成為其中一員,進一步接受了馬克思主義。

        俞敏談到,“父親從北京到了上海,他的見識更廣了,他也逐步認識到,解決中國的根本問題就是要打倒軍閥,打倒帝國主義,這樣才能夠實現他的‘要救中國老百姓于水深火熱之中’的目標”。

        當時的上海,已是中國最大的工商業城市,全國的熱血青年紛紛慕名前來,成為進步人士最集中、思想最活躍的地方。共產國際派維金斯基一行來到上海,與陳獨秀、李大釗等醞釀成立了中國共產黨早期組織。隨后,負責籌建社會主義青年團工作時,21歲的俞秀松作為黨組織最年輕的成員,成為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的首任書記,帶領當時的一群“后浪”進行革命。

        一個在上海老漁陽里2號,一個在新漁陽里6號,相隔近百米,中國共產黨早期組織與社會主義青年團組織幾乎同時產生。不過在當時,共產黨的很多活動不可以完全公開進行,可以半公開進行的社會主義青年團活動便發揮了重要作用。其中,中國共產黨委托社會主義青年團創辦的外國語學社,成為最早的人才培訓基地,培養了劉少奇、任弼時、蕭勁光、曹靖華等一大批進步青年。

        在俞敏看來,俞秀松能夠被陳獨秀委以重任并非偶然,“陳獨秀欣賞父親身上的韌勁和誠實辦事的精神”。那一時期,陳望道翻譯的《共產黨宣言》中文全譯本也被交給俞秀松,由他轉交給陳獨秀出版發行。

        俞敏說:“1917年十月革命一聲炮響,讓蘇聯成為幾乎所有進步青年的心中向往。仿照蘇聯,上海社會主義青年團也成立了,很多青年在團組織下開始學習革命思想、革命理論和外語。當時的青年,有愛國熱忱,遇到了中國共產黨和社會主義青年團創建的好環境,因此,像俞秀松一樣的熱血青年的抱負得以實現!

        時光流轉,俞秀松的身影不但沒有褪色,反而越發清晰。不論是熱播劇《覺醒年代》中出現俞秀松的身影,還是在其家鄉浙江諸暨的秀松路、秀松公園、秀松中學、秀松故居、新建的俞秀松紀念館,“秀松精神”正在被廣泛傳頌。

        俞敏沒有見過父親俞秀松,在俞秀松留下的一封封情真意切的紅色家書中,俞敏感受到了父親對家人和親友的牽掛,和對革命的執著!霸诖蠹、小家和國家利益的選擇中,父親為了成就天下的老百姓,毅然走上了革命道路!

        俞敏了解到,作為家中長子,父親在離開家時就對二伯父說過,“我要等全國的老百姓都有飯吃,我要等討飯佬也有飯吃,我再回來”!斑@句話雖然非常樸素,但它的意義深遠。很可惜,全國老百姓不但有飯吃了,生活也越過越好了,但是他一直沒有回來”。

        就像照亮黑夜的火把,俞秀松和革命先驅一起,詮釋了他們的初心和使命。在對父親生平資料的整理中,俞敏深切感受到,那一代年輕人為改變中國面貌、呼喚國人覺醒而作出的不懈奮斗,甚至壯烈犧牲的高尚品格。

        他認為:“革命初期的年輕人,在家境不錯的情況下,仍舊愿意舍小家、為大家,走上革命道路,其實就是為了心中的信仰和初心。他們心中的宏大目標理想,就是要解放全人類,要把中國的革命進行到底。這些青年的志向也為中國的解放、新中國的建設起到很大的作用!

        受父親影響,俞敏在上世紀80年代選擇了到團上海市委下轄的市青年宮工作。盡管現在已經退休近十年,他仍在從事青少年黨團史教育。他說:“革命時期,俞秀松等年輕一代人身上擔負著救亡圖存的使命。當代青年,也要把自己的命運同整個民族的命運緊緊結合在一起,投身時代發展的潮流中,把國家建設得越來越強大!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孟佩佩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俞秀松:做一個有利于國、有利于民的東南西北的人
      責任編輯:高秀木
       
      相關新聞
      加載更多新聞
      熱門排行
      熱 圖
      在车上教官把她弄得死去活来

      <strike id="bzbxl"></strike>
      <strike id="bzbxl"></strike>
      <mark id="bzbxl"></mark>

      <p id="bzbxl"></p>

      <em id="bzbxl"><b id="bzbxl"><cite id="bzbxl"></cite></b></em>